树叶子过河

1 谢绝肖战粉丝关注喜欢及推荐
2 主搞盾冬桃包,其他都是顺带
3 个人风格:我爱写不写,你爱看不看,接受善意批评,但点到即止
4 关注我的人请屏蔽我的推荐,因为我有时候会推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5可以叫我叶子,太太就算了,我搞的东西什么水平我还是知道的

有个人他曾让你对明天有所期待,但却完全没有出现在你的明天里。


我又想起a4里面的靓仔寡妇冬了呜呜呜


我们学校的横幅惊现史爱国同志的名字,就离谱

猪与白菜的故事

大学生au,极度ooc,被辣眼睛不负责,慎入



这个故事我把它叫做猪与白菜,兔子与窝边草,巴基与史蒂夫。


summary:我没记错的话我在你见他第一面的时候就特意强调了别睡他!明白吗?别睡他!

这是来自娜塔莎的怒吼。

巴基发誓他绝对是想按照娜塔莎的话去做的,但显然娜塔莎可能忘记和史蒂夫强调这一点了。

当他被史蒂夫的蓝眼睛注视着的时候,他的脑子:不,我不想睡他,发疯的娜塔莎我可挡不住。他的身体:不,你想,娜塔莎我帮你挡,现在!立刻!马上!去给我睡他!



“holy shit!”巴基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看到卧室的门被推开了,他急忙伸手去抓东西将自己赤裸的身体遮住。

娜塔莎的表情从刚推开门的震惊慢慢地恢复了平静,最后变成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挂在脸上。

“亲爱的巴基巴恩斯先生,夹克也许有点小,建议你还是盖被子好一点。”娜塔莎说完转身便走。

巴基这才低头看到自己慌乱中抓住的是一件夹克,史蒂夫的夹克。

“还有,这节课是皮尔斯那个老东西的课,他必点名,一次缺课就直接挂,你最好赶快收拾好自己。”娜塔莎回头补充了一句,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等到巴基收拾好自己坐到娜塔莎旁边的座位上时,上课铃声恰如其分地响起,皮尔斯催命般的点名声也适时地响了起来。

娜塔莎目不斜视地盯着黑板,仿佛期末老师开始划重点一般,但其实黑板上什么也没有。

娜塔莎生气了,显而易见。巴基想。

巴基又回忆起了一周之前他第一次见史蒂夫的场景——那是一家娜塔莎和巴基常去的酒吧,熟悉的卡座,在那里巴基第一次见到了史蒂夫,也是巴基第一次知道,都已经2021年了,还有人在酒吧里拘束的跟上世纪四十年代的纯情小处男似的。

在一杯酒不小心泼在史蒂夫的白短袖上之后,巴基满脑子回荡的只有“娜塔莎特意说了不能睡他”和“他真的要命的辣”和“我真的扛得住娜塔莎的一拳吗”。

怎么形容史蒂夫的魅力呢,那大概就是巴基为了他居然愿意去思考要不要听娜塔莎的话。

显然不止巴基注意到了史蒂夫的辣,几乎周围所有对男性感兴趣的人类的眼睛都快贴到史蒂夫胸肌上去了。

没错,胸肌,被泼了酒的白短袖贴着的胸肌,已经几近透明的白短袖紧紧地贴着史蒂夫胸部的轮廓。

巴基觉得自己不能再注意史蒂夫那个被酒打湿的地方了,再看下去他可能要因为看得到摸不到而晕厥过去了。

到时候医生问自己的发病原因我要怎么回答呢?因为摸不着胸肌吗?巴基惆怅的想。

“麻烦你收敛一下你的目光,你都快贴到史蒂夫身上去了。”娜塔莎咬牙切齿的低声说。“麻烦再回忆一下我跟你说的为什么不能睡他的原因。”

哦,巴基想起来了,因为史蒂夫真的是个纯情小处男,而且是那种睡了一次就会认为你是他男朋友而认定你的那种。

但反过来想,这么好的身材睡了一次就相当于预定了下半辈子,我他妈可能赚了啊。巴基·不按常理出牌·巴恩斯在被娜塔莎锤的边缘反复试探。

照娜塔莎的说法是自家的好白菜不能被猪给拱了,巴基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的时候自信的以为自己是好白菜。

然后他遭受了娜塔莎无情的否定。

那我是啥呢?巴基问。

那你觉得在这个单调的两个角色的故事里还剩下那个角色了呢?娜塔莎问。

懂了,我是拱白菜的。巴基表示终究是自己错付了。

但目前故事的发展趋势用娜塔莎的话来说应该是猪被好白菜给拱了,但娜塔莎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并且误会了点什么。

巴基只能慢慢凑到娜塔莎身边低声说道:“事情……它可能不像你看到的那样……”巴基觉得自己的语气莫名像是被妻子抓住出轨之后向妻子解释的丈夫。

“兔子都知道不吃窝边草呢,请问你还有什么需要解释的?”娜塔莎咬牙切齿的说。

“那你……有没有见过肉食性的草?”巴基心虚地问。

然后巴基觉得娜塔莎手里的笔快被撅断了。

为了避免自己发生和那只笔同样的命运,巴基决定不说话了。

但巴基心里依旧在质疑娜塔莎,他打赌娜塔莎绝对没有给史蒂夫讲猪与白菜的故事。

实际上,那个躁动的夜晚巴基最终还是在“掐自己人中抢救被火辣的晕厥的自己”和“被娜塔莎一拳锤死之间选择了前者”。但在之后的一周里巴基却发现史蒂夫频频向自己示好,就像一颗着急被拱的白菜。巴基勉强可以掐自己人中过一晚上,但不能再余生里左手不离自己的人中吧,所以他理所当然的沦陷了。

昨晚史蒂夫为了创造和他一起住一晚的机会,编出了一个特别蹩脚的理由——他忘记带家门钥匙而室友刚好回家了,所以史蒂夫理所当然的跟着巴基回家了。但问题是巴基的室友是娜塔莎,所以他们理所当然的被“捉奸在床”了。

巴基满心只有一句悔不当初啊——当然不是后悔带史蒂夫回家这件事,而是如果他知道娜塔莎第二天会回家,他一定记得反锁自己的房间门。

所谓“罪犯忏悔的不是自己的罪行而是自己被警察抓到了这个结果”的心态大抵就这样吧,巴基想。

此刻,“罪犯”、“拱大白菜的猪”、“吃窝边草的兔子”——巴基,看见了站在教室门口对自己招手的“大白菜+窝边草”——史蒂夫。

巴基觉得娜塔莎手里的笔又快折了。

按理来说,巴基觉得现在自己心里想的一般会是“拜拜就拜拜,下一个更乖”这样的事,但他这次看见史蒂夫却一点都不觉得烦,甚至还有点小雀跃。

这就是金发大胸的魅力吗?巴基觉得自己多少是有点迷失在史蒂夫的胸肌和翘臀里了。

“嘿,我在这儿!”史蒂夫像他们挥手示意,被白短袖包裹着的肱二头肌和胸肌简直快要冲破束缚了。

巴基想不通为什么史蒂夫有那么大的胸……肌还特别爱穿紧身白短袖,这样的身材很容易让别人上头的——比如自己,特别是过了昨晚的激情一夜之后,巴基看到史蒂夫的后遗症包括但不仅限于“头晕目眩”、“腿软”等。如果有人现在可以看到巴基脑子里都是什么,那一定是十八岁以下禁止观看的东西。

娜塔莎直接无视巴基并且路过站在门口的史蒂夫径直走了出去,巴基赶紧抓住自己的书包跟了上去,一头雾水的的史蒂夫也马上跟了出去。

娜塔莎坐在了餐厅的某个四人桌沙发的一角,巴基紧随其后坐在了娜塔莎的对面,史蒂夫坐在了巴基的旁边。

“额,你们是一起的?”漂亮的金发碧眼的侍应生问。

“不是。”“是!”娜塔莎和巴基同时回答。

“你知道的,闹矛盾什么的。”巴基朝侍应生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在这样的微笑下恐怕没有人会质疑他说的任何话。

但史蒂夫嘴角的微笑却消失了。

等到侍应生点完单走了之后,巴基露出了一脸可怜兮兮的表情握住了娜塔莎的手说“小娜——”

“打住,收起你这套,对我没用的,回公寓再说。你再多说一个字,我马上走。”娜塔莎一脸“你可闭嘴吧”的嫌弃表情。

但史蒂夫显然露出了很感兴趣的表情,如果是巴基对他的就更好了。

巴基停止了卖惨的表情。

三人在一种诡异且安静的氛围下吃完了饭。

吃完饭巴基赶在史蒂夫说任何话之前抢先说了拜拜,然后立马拽着娜塔莎回公寓了。

“听着巴基,我不是要评判你的行为或者什么的,你完全可以去酒吧跟自己”一见钟情“的某个人睡一晚上,即使你每天”一见钟情“的人并不相同。但我想说的是,史蒂夫和你以前遇见的人不一样,你们俩都是我的朋友,我不希望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受伤。你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不是吗?巴基,你说过不会有人在你的生命中是不可替代的,你并不是非他不可对吗?“娜塔莎此刻就像一个护犊子的妈妈。

“小娜,我承认我是说过那样的话,直到此刻我也这么认为,但同时,没有人不可替代并不代表所有的人都是匆匆过客,你明白吗?就像每对结婚的夫妻都会觉得彼此是不可替代的那个人,但并不妨碍他们以后可能会离婚。同样,史蒂夫既然出现了,那么我愿意与他共同度过未知的明天。”巴基盯着娜塔莎说道。

巴基从未觉得不会有一个人在他的生命力是不可替代的,但此刻,如果要让他失去史蒂夫,或者是再也不联系什么的,巴基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愿意去为了他而努力。史蒂夫出现了,而巴基愿意同他在一起,长久的在一起,就这么简单。

巴基与娜塔莎目光灼灼地对视着,仿佛要试图用眼神说服对方。

最终还是娜塔莎先移开目光,“好吧好吧,相信你这一次。”她无奈地说。

自此,巴基这只“猪”终于成功地拱到了大白菜,然后迷失在了金发大胸的怀抱里。

一学期过得很快,刷——说没就没啊,马上就到期末了,巴基终于从史蒂夫的金发大胸里抬起头瞅了瞅自己再不练可能得挂的游泳课。

为了表达自己对游泳这件事的痛恨,巴基从自己七岁不小心掉进了水池里讲到了这学期那个雄壮的俄罗斯游泳老师授课方式是多么的简单粗暴,然后史蒂夫表示“要不我陪你练?”。

巴基表示爱恨就在一瞬间,自己也许对游泳的痛恨早了点。

特别是在见到史蒂夫只穿着泳裤的样子之后,巴基彻底改变了对游泳这件事的看法。

“换气就是在手臂张开的时候抬起头吸气,手臂合上的时候头埋在水下呼气,懂了吗?”史蒂夫游了个来回给巴基做了示范后又解说道。

但巴基显然只注意到了史蒂夫胸肌和腹肌上滑落的水珠。

“巴基?巴基?”史蒂夫叫着神情游离的巴基的名字。

“嗯……啊?”终于回过神来的巴基慌忙应了一声假装自己没有分心。

“Pay attention,Bucky.“史蒂夫轻轻拍了拍巴基的脸,提醒他回神。”那你先练习一下吧,我站在你前面,你放心。“

他面向巴基,往后倒退着走。因为巴基是初学者,游的不快,所以史蒂夫倒退着可以跟上巴基的节奏,同时他展开双臂,随时准备扶住巴基防止巴基呛到。

只是巴基把头埋进水里时的高度刚好卡在一个非常尴尬的位置——史蒂夫的腰间,这就导致了他稍微一低头,就能看到史蒂夫……非常可观的东西。

“不游了,回家。”巴基清理了一下自己大脑的黄色废料,冷静了一下说。

“为什么?你还没学会吧。”

“先解决一下亟待解决的大事。”再不走巴基觉得自己可能还没学会游泳呢,先被美色冲昏头脑了。

小彩蛋:

巴基:最开始咱俩认识的时候你为什么老穿紧身白短袖?

史蒂夫:因为山姆说我要是想追你就得拿出我的优势,我的优势就是……身材。

巴基:……你那朋友是gay?

史蒂夫:不是。

虽然是直男但给出的意见完美戳中了巴基。

巴基:那不小心倒酒弄湿衣服也是他出的注意?

史蒂夫:……是我的主意。

再次直男被完美戳中的巴基表示……

扩列

占tag致歉~

emmm找个人唠嗑,大部分时间在线的会主动发消息的那种?当代女大学生太无聊了😂大部分时间纯磕盾冬的那种,话痨本身,话巨多,没事磕磕盾冬的绝美爱情啊讨论讨论脑洞啊写写文啊什么的,每天发个早晚安防止断联系叭,大概就这样

QQ3288695034

蛇盾×复四冬(pwp)


年下,有强迫,有绿复四盾情节,喜欢复四盾的不要进来,超级短小一篇

情非泛泛,不得善终。

莫名觉得这句话也挺合盾冬的

一则小段子

灵感来源于我姐和我姐夫🤣




当巴基独自在神盾局训练新人的时候,史蒂夫打来了一通电话。

史蒂夫:巴基,我来神盾局找你啦。

巴基:你来干什么?你别来了,我训练新人呢,没时间。

史蒂夫:……

表面上名为探望实则是想宣告巴基所有权的史蒂夫沉默了。

三十分钟后。

巴基·口嫌体正直·罗杰斯:你怎么还没到?

史蒂夫:……你不是让我别去了么?

巴基:……那你别来了。

史蒂夫·读懂巴基言外之意·罗杰斯:我这就来!等我!




假如他们有了孩子

日常向,没有复联三四,略含寡鹰,铁椒

 

史蒂夫和巴基领养了一个七岁的小女孩。

这是史蒂夫的主意,巴基保证自己曾经全力阻止过他,但从结果来看,显然并没有什么用。

“哦,天哪,真希望她最后不会成为那种男朋友跟她分手她就徒手撕了男朋友的那种人,毕竟他有两个徒手撕飞机的父亲。”托尼说,于是他得到了小辣椒的白眼。

事实上,托尼和史蒂夫还有巴基达成了和解。在托尼冷静下来之后,他意识到自己的父母并不是那场灾难的唯二受害者。无论是受害者——他的父母,还是施暴者——巴基,他们都是九头蛇所造成的更大的灾难中的受害者罢了。

“哦,她真可爱,摩根会和她成为好朋友的。”佩珀说。

在淘汰掉莎拉、丽贝卡、佩吉等等有纪念意义的名字之后,他们把她叫做凯瑟琳,他们希望她是一个全新的生命,不背负着沉重的过去。而那些被纪念的人活在他们心中。

在娜塔莎做了凯瑟琳的教母之后,凯瑟琳进一步提出她想要叫娜塔莎妈妈,因为她真的想要一个妈妈。史蒂夫和巴基考虑到生活上有些事情他们真的不能手把手教小凯瑟琳,所以这件事情他们非常同意,所以凯瑟琳目前有个两个爸爸,一个妈妈。

当然,是没有教父的,剩下的绅士们快为了谁做凯瑟琳的教父而毁掉整座斯塔克大厦了,最终由亲爱的小凯瑟琳亲手掐灭了绅士们的幻想。

“我觉得我有两个爸爸已经足够了,难道不是吗?”凯瑟琳眉眼弯弯,笑容灿烂,是在让人不忍心反驳她的话。

鉴于史蒂夫这张脸实在是太过于引人瞩目了,所以通常接送凯瑟琳的任务就落在了除了托尼和史蒂夫的其他人身上。

所以凯瑟琳目前体验过的上学方式有:

被猎鹰抱着飞过去。

“山姆叔叔,风好大,我睁不开眼了。”

“哦,没考虑到这个问题,下次给你也带个墨镜。”

被小蜘蛛裹着蛛丝荡过去。

“哇哦,这还是我第一次送别人去上学。真的好刺激啊。凯瑟琳你会紧张吗?我好紧张啊,万一把你摔了怎么办。队长会说我吗?他会打我吗?啊,队长不会打我的,冬兵才会,我可千万不能把你摔了,不然我也会心疼的。说起来我还没有这样荡着蛛丝送摩根去上学,下次可以试试,以前都是坐车送她去的。balabala……”

“彼得哥哥,我……”每天都十分努力想插进去说句话的凯瑟琳今天也没有成功说句话呢。

被索尔用雷神之锤直接带着飞过去。

中间并没有发生什么事,主要是真的太快了。

被托尼直接用装甲装着飞过去。

“哇哦,摩根,你说的没错,好酷哦。”凯瑟琳兴奋的说。

“当然了,我爸爸可厉害了。”摩根说。

遗传托尼天才基因的摩根其实并不用去上学,但是她为了和她的新朋友一起玩,还是选择去学校一天。

收到两个小女孩崇拜目光的托尼觉得今天也是十分美好的一天呢。

被旺达用力量直接腾空飞起送到学校门口。

“哇哦……”凯瑟琳已经被震惊的说不出来话了。“你真的是仙女姐姐吗?”

“是啊,仙女姐姐给你一颗糖,你今天要好好学习哦。”旺达变魔法似的从背后拿出一颗糖。

“我会的仙女姐姐!”

这当中还是属巴基和娜塔莎鹰眼的接送方式最正常,他们都选择开车。由于车都是斯塔克的车,都有风骚的颜色和显眼的车型,所以实际上并没有低调多少。

不过依旧很感谢斯塔克的倾情赞助,他们才可以在这间漂亮的林中小屋度过他们的周末假期。

他们到的第二天早上雪下得很大,许是从半夜开始下的,一直下到下午。

地上白茫茫的一片,屋顶也积压了不少雪,凯瑟琳踩了一脚地上的雪便喊着要出去玩雪,于是巴基给她穿了厚厚的好几层衣服,才敢带她出去。

屋子后面有一块带斜坡的空地,坡度不陡,十分适合用来滑行。巴基和史蒂夫费了好一会功夫才把那块地的雪踩实,又用脚摩擦了几个来回才让雪变得光滑适合滑行。

最终美国队长的盾牌也被无情的征用了,当做小凯瑟琳的滑板。

“接住我,daddy!”凯瑟琳从坡顶喊。她坐在盾牌里,从坡顶往下滑,史蒂夫就在坡底张开双臂接住她。

“抓住你了!”史蒂夫说。

于是凯瑟琳便扬起一阵清脆的笑声,与史蒂夫巴基低沉的笑声混合在一起。

巴基也被凯瑟琳拽着试着从坡顶滑行下去。他没法像小巧的凯瑟琳那样坐在盾牌里,只好蹲下去,直接用双脚滑下去。

快到坡底的时候,巴基忽然被什么凸起卡了一下,导致他比预期中的速度快了好几倍,身体也站了起来。为了避免摔个狗啃泥,他只好朝着史蒂夫的怀里扑过去。

史蒂夫被他扑得往后退了好几步,两个人一起倒在了后面没有被踩踏过的松软的雪地。

“我猜我比凯瑟琳重了不止好几倍?”巴基笑着说。

“没关系,我有四倍的力量接住你。”史蒂夫搂住了他的腰。

凯瑟琳也跑着过来整个人趴在了巴基的背上,她想抱住巴基和史蒂夫,但是她胳膊不够长,只能抱住巴基,一点指尖挨着史蒂夫的胳膊。

“现在,我们一家都倒在雪地上啦,哈哈哈哈哈。”凯瑟琳说。

晚饭过后,巴基找到了一张十分温暖的毯子,他们把它铺在壁炉前的地上,然后他们一起坐在壁炉烤火。

巴基又说起了史蒂夫还是个小个子去科尼岛玩得吐出来的时候,史蒂夫说这会破坏他在女儿心里的形象,后来巴基为了补偿他,又讲了他在小巷子里被那些混混打的几乎断气但是从来没有屈服过的事情,凯瑟琳被逗得咯咯大笑。

“被小混混打也并不是多么光彩的事情吧?你至少也得讲一个我勇斗外星人的故事来挽回我岌岌可危的形象吧?”史蒂夫抗议道。

“那是为了给我一个酷炫的出场啊。”巴基理直气壮的说。

“Punk。“

“Jerk。”